在“榜樣”感召下砥礪前行——來自二六五大隊測繪院余干縣“三調”一線的故事

來源:宣傳新聞中心撰稿人:劉婧發布時間:2019-08-12[關閉][打印]

 

7月15日,6月15日,6月7日,余干縣第三次全國土地調查(以下簡稱“三調”)工作交數據時間節點壓縮一個月再壓縮一個星期,時間緊,任務重,標準高,難度大,二六五大隊測繪院所有人都嘗試過凌晨還在“黑著眼眶熬著夜”,連夜上圖的滋味。

調查面積2350平方公里,20萬余個圖斑,5萬7千個問題圖斑,他們是火眼睛睛的內業質檢,涉及24個鄉鎮場,383個行政村,他們是快步流星的外業尖兵。

榜樣,已經成為這群年輕隊伍支撐自己的動力。他們擼起袖子,沖鋒在前——

愛鉆研 善總結 他有“破冰行動”

二六五大隊測繪院院長張智華介紹稱,李威俊,1988年生,一個年創100萬產值的男人。中國地大在職研究生,是整個測繪院的技術核心。

作為“三調”的技術組長,一接到任務就網上下載學習相關技術報告,規范,從鷹潭跑去南昌二六六隊向優秀的技術人員學習,李威俊謙虛的說:“新項目新技術,也沒有前車之鑒,這些師兄都是我的榜樣,幾乎每天都與他們互相研討規范技術,最新軟件運用,查漏補缺,讓我們余干‘三調’組少走了不少彎路。”愛“鉆”的李威俊給隊里帶來了很多“優化經驗”,比如拿來了矢量化檢查工具的小插件,能夠高效檢查類似代碼錯誤的邏輯問題,大大提升了工作效率。

“沉在一線,沒有什么‘破’不了的‘冰’!”李威俊常常這樣鼓勵隊里的年輕人。項目初期自己鉆研學會相關技術后,不僅給隊里制作ppt講課,還會總結詳細文檔資料,讓小組共同進步。

問及家庭,“一個月在家住一晚就不得了,老婆都說,家里跟旅館一樣。”到底是感覺虧欠的家庭,他一臉遺憾的說,“跟老婆辦完喜酒都沒有一個星期就回來工作,女兒生下來后才回去看了一眼。雖然領導體恤讓我多放幾天假陪陪家里,但是‘三調’時間實在太緊了,作為技術組長還是要身先士卒啊……”

問及工作艱辛,李威俊輕松抖了抖肩,笑著說:“做一行,愛一行。全隊上下這么重視這個項目,大隊長鄭師雄都常常來看望我們,張院長親自做后勤,身邊的同事這么拼,我這一點辛苦算不得什么。”過兩天就要交數據了,看著進度表,他一臉堅定地說:“現階段快挺過去了,但項目后續還是得加油干!”

“雖是個新項目,別人能做的我們也能做!”張院長在旁邊自豪地說。二六五大隊測繪院成立以來,還沒有做過這么大的國家項目。

技術組長李威俊與同事研究探討內業工作  黃文婷 

 

高標準 嚴要求 她能“嚇哭男孩”

身材嬌小、面容清秀的黃玲看起來弱不禁風,卻是同事調笑能“嚇哭男孩”的“女漢子”。1992年出生,16年進測繪院,現任“三調”項目質檢組組長。

“平時晚上作業,女生十點半走,男生十一點半,黃玲例外。”張院長笑著說。

“聽說你特別嚴格?”

黃玲低著頭,害羞又謙虛的說,“沒有吧,我對自己更嚴格,做什么都會想這樣做對不對。腦子總在想矢量圖什么該繪,什么該規避。”

“聽說你嚇哭了一個小男孩?”

黃玲一下緊張,連連對我們擺手,“哪有,是那個小男孩質檢比較仔細,比較慢,怕完不成任務,又怕被罵,急哭了。”這是質檢初期,成員互改,正好小男孩拿到的那份圖錯誤率比較高,黃玲了解情況后,鼓勵了男孩幾句就拿過來自己質檢。后來吸取經驗,慢慢摸索形成質檢小組,環環相扣。質檢小組長負責一兩個,查出遺漏補好,覺得沒問題再給黃玲,大大提升質檢準確率。她同時也是個善于思考的人,比如質檢要“打圈圈”,圈出哪里錯了,批注上為什么錯,一個一個很費時費力,就想到做一個模板,解決共性問題。常規問題一羅列,大大提高質檢效率。

問及家庭,“我爸媽都在外地工作,我也沒對象,不像那些個寶爸。”她輕松地回答。據了解,從3月到6月項目期間,她也就清明回去了兩天,始終堅守在項目一線。

問及工作艱辛,“累肯定累,天天加班熬夜有時候真是承受不住,但我跟李威俊一個辦公室,看他每天熬夜學技術都精神奕奕,天天看著個榜樣,做事就特別有干勁。而且領導會給我們舒緩壓力,熬夜工作的時候給我們送點水果,緩解神經緊張,特別是大隊總隊長鄭隊長都時常慰問我們,感覺在這工作特別有歸屬感。特別累也就這幾天,審核通過就特別開心,特別有成就感!” 

張院長在旁邊調侃道,“我們測繪院,巾幗不讓須眉。那些個小伙子都以她為榜樣呢,個個干勁十足。”

眼睛尖 手速快 他可“以一當三”

1994年的汪楊,是領導同事們眼里“異類”。

同事提及汪楊都一臉不可置信的說,“坐一天都不動一下。之前一起工作,分多少做多少,一個頂三。給他一個東西,非得全部做完,有始有終。又專注,手速又快,量大質好。”張院長笑著對我們說,“有次開車在村里巡視,就看見汪楊腳和小馬達一樣,專注的走路,沒看到我的車,我在他旁邊停下車,打開車窗叫住他,他才看了我一眼。”頓了一下,又自豪的補充道,“人家外業一天跑30-40個圖斑,他能跑80個。”

見著真人,我們都吃了一驚。坐在對面小小個子,戴著眼鏡,文質彬彬,非常年輕的小男生。人不可貌相,單薄的身體竟然蘊含這么大的能量。

“聽說你做內業做外業都以一當三,你這么厲害你自己知道嗎?”采訪小年輕,我們調笑的說。

他緊張的抓了抓褲腿,害羞的說,“我也不知道別人做多少, 自己就一直做。

“那你有什么訣竅嗎?”

做的多了就有經驗了。還有就是手速快吧,有時腦子都跟不上手速。”他又略帶激動的補充道,“我特別佩服李威俊李工, 技術強又特別拼,每天都搞到一兩點,還有戴副院長,親自帶隊跑外業,每天八九十個圖斑, 是我的榜樣!”說完又專注的盯著電腦,目不轉睛的認真工作。看了一眼墻上的鐘,深夜十一點半。看著為了項目進度,一張張專注又年輕的臉,心里的敬佩油然而生。為了不打擾他們工作,我們一行人悄悄退了出去。據了解,這幾天時間太緊,任務太重,也就晚上十點后,才得空和我們“閑聊”幾句。

方向強 膽子大 他會“獨門絕技”

隔天一早, 我們行車在鄉村小道邊“撿到”個正半趴在溫度接近50度的地表拍建筑物的戴軍,拍完才直起腰回頭發現我們來了。第一眼瞧他,比上次見面又黑了不少。

戴副院長是個能說會道的人。似乎我們盯著他曬脫皮的黑皮膚目光太過火熱,他笑著說:“是不是嚇到了?不疼。我們隊還有個戴眼鏡的蘇璐,來的時候白嫩嫩的小鮮肉,現在都曬成了國寶熊貓,天氣濕熱,屁股也起了很多泡,睡覺都只能趴著睡。時間緊任務重,大家都在努力,我這沒什么。”

我們敬佩的看著他:“你是有什么絕技比別人‘業務能力’高一倍?”

“哪有什么絕技啊,就是怕搞不贏,中午小商店吃個泡面,不休息,跑著跑著就九十個問題圖斑了。我又是隊長,時間太緊了,十幾天要跑五萬多個,帶個頭。” 戴副院長謙虛的道,“要說絕技,可能就是方向感比較好,路線規劃的好,盡量不走回頭路。不過也有特殊情況,像是昨天中午十二點,為了拍照舉證塊問題圖斑,要穿過一片橋木林。進去的時候悶頭鉆,到想出來的時候一看沒有路,使勁拱都出不來。村里信號又不好,最近的隊友都相隔四五十公里,不過特別有意思的是,由于進去太深,又到處是刺和枯萎的樹,只能蹲著走,后來發現個割松脂的當地人,互相嚇一跳,有驚無險的被帶了出來。走了一個小時拍到這一個,還是很有成就感的。就是出來還碰上一條手腕粗細的眼鏡蛇,還好膽子大,淡定的走了回來。現在回想起來還有點心有余悸。”

“每次早上出門,都對隊員反復強調安全問題。始終要記得安全第一。”戴副院長突然認真的說。

提及工作艱辛,戴副院長拿出包里的煙,放在指尖轉了轉,輕松的說:“搞地質這一行,早就做好了準備。老一輩都是這么過來的,個個都是我們的榜樣,我們還這么年輕,這點苦算什么。”據筆者了解,戴軍是二六五大隊大隊子弟,他從小耳濡目染,與地質隊有著很深的感情。他曾說,要做好地質工作,就要有責任、有擔當、肯吃苦,我還有很多東西需要向前輩們學習。

看著太陽越來越大,我們看了眼手表,正好十一點半。“快中午了,要不一起回去吃個飯?”

 “你們先去,我再跑幾個點。時間太緊了。”說著不等我們回話,戴副院長跑著往林子里走了。

烈日下外業組長戴軍進行野外作業  黃文婷 

我們又開車二十分鐘前往另一個需要舉證的油茶地,看見了騎著重型摩托,帶著個頭盔,挎著個小腰包,黑瘦靈活的周慧遠。看著我們有點手足無措,“就別拍我了,我都跟村民說自己是收破爛的。”說著拿下頭上的安全帽,大顆大顆的汗珠往下淌,糊了眼睛,隨手一擦,“這天真熱。你們剛剛從戴副院長那來吧,他真是我的榜樣,一天跑那么多點都不休息的。”

正值十二點,我們便找了個路邊小餐館坐了下來。趁著等菜的空,周慧遠和書記討論起昨天戴副院長碰見手腕一般粗細的眼鏡蛇,要給隊友都張羅一份爺爺留下來的獨門蛇藥。

提及收獲,小伙突然一臉自信的說;“現在我們沒經驗,很多技術都在學習。我們還年輕,等十年,咱們四調就有經驗了!”

內溝通 外協調 他是“必不可少”

“今年‘三調’是我們測繪院的大項目。” 段德盛是余干“三調”內外業的連接點,隨時待命解決舉證現場碰到的特殊情況,同時也是技術“大神”,我們到的時候就看見他在辦公室來回巡視,解決內業碰見的各種技術問題。作為余干“三調”隊中必不可少的一環,加班蹲點是家常便飯。

 “這項目特別鍛煉人,不僅要提升自己的技術,還要學習如何協調,我單單負責內外業協調就很頭大了,像書記負責情緒協調,張院長負責總協調,你得學會讓人家愿意做,他們都是我的榜樣。”段德盛佩服道。此前,因為突然壓縮數據上交時間,張院長與兄弟單位多次溝通,終于借調了部分骨干力量支援余干“三調”,緩解了問題。

“這個項目太趕了,催得緊。為了趕進度,之前忽略了很多小細節,導致后續工作沒有好的銜接,經常做一些返工。職工有時候難免會有小情緒。”段工感嘆道,“幸好書記來了。書記總是很隨和的和大家談心,常把院里的事當做自己的事,與院里共進退掛在嘴上說。員工們有了歸屬感,就有了凝聚力,情緒穩定,做事也更有效率。”段工笑著補充,“做完‘三調’書記還答應我們搞團建呢。”

段德盛和鐘菲菲是余干“三調”一對“特殊”的夫妻檔。他老婆鐘菲菲,95年的小姑娘。一開始做矢量化的工作,后來上圖再到數據入庫。“夫妻檔是不是特別有動力?其利斷金?”我們調笑道。

段工靦腆的說,“我們都是互相學習。做著不同的工作內容,她軟件技術好,教我;我測繪技術好,專業知識強,教她,共同進步。最好的地方是可以互相鼓勵,心態調整的特別好。” 段工一臉幸福的笑著補充,“和她一起做‘三調’,是我們最浪漫的事。”

盡管工作辛苦,但段德盛和同事們依然充滿干勁。“我們整個余干‘三調’常駐有80多人,都是85后,最大優勢就是精氣神很足,大家對地質工作充滿責任心,以這么些‘先進分子’作榜樣。現階段成績來之不易,是大家日以繼夜共同努力的成果,全二六五大隊測繪院工作者都將繼續立足本職工作,為第三次全國土地調查貢獻自己的力量。”

作為“三調”人,余干縣的事跡只是一個縮影,“歷史燭照時代,榜樣傳承精神”。先進典型是有型的正能量,也是鮮活的價值觀。中國還有千千萬萬的“三調”人奮斗在“三調”事業的一線上。他們迎著晨曦,踏著雨露,黑黝的面龐上寫著堅毅,瘦削的肩膀上扛起責任,他們遵循著老一輩地質人的腳步,遠離繁華都市,告別溫暖家庭,用電腦記下一串串數據,一幅幅圖件。為了中國的地質事業,他們一直努力

深夜依舊奮戰在工作崗位上的內業工作組   黃文婷 攝

 

上海快3彩票结果